5月27日,“平安北京”官微发布通报:针对北京金准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金准医学”)在核酸检测过程中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北京警方已对该公司立案侦查,目前,已将实验室法定代表人王某某(男,43岁)等人查获。

这是继5月21日宣布将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下称“朴石医学”)实际控制人周某某(男,38岁)、法定代表人武某某(男,37岁)等6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之后,第二家被北京警方查获的核酸检测机构。

朴石医学的案件已引发连锁反应,房山区纪委监委5月27日发布消息,房山区卫健委副主任杨大庆、医政科科长晋长皓、医政科三级主任科员邢曼,因在对朴石医学监督管理过程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房山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奥密克戎笼罩下,每日去常态化检测点做核酸成为北京市民的日常。居住在朝阳区的北京市民屈女士观察,在朝阳和通州区的常态化检测点中,有许多属于北京金准医学。居住在石景山区的王先生翻了翻自己的核酸检测记录,发现自己由北京金准医学检测至5月16日,此后更换了其他检测机构。

第三方检测机构弥补了各地检测资源不足的问题,但在巨大需求下迅速扩张的核酸检测机构有待更严厉的监管。

在5月23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表示,进一步加大对核酸检测机构的监督检查力度,特别强调要依法执业,严格检测质量,对违法违规行为,坚决进行严肃查处,并在全国进行通报。

在5月27日举行的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发布会,披露了更多北京金准医学涉嫌犯罪的信息。

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潘绪宏介绍,自今年4月25日以来,北京金准医学为牟取非法经济利益,违规将多区采集的“5混1”“10混1”核酸样本,采用多管混检的方式进行检测,人为稀释样本,影响检测结果准确性,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目前,该公司已被立案侦查,法定代表人王某某(男,43岁)等17人,被海淀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另据北京市海淀区卫生健康委员会消息,已依法停止北京金准医学的执业活动,并要求其积极主动配合调查。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5月27日拨通北京金准医学的电话,对方听到采访请求后立即挂断电话。

记者了解到,根据近期国家医保局等多部门印发的“进一步降低检测价格的通知”,多人混检将按照不高于每人份3.5元的标准计费。北京金准医学此次将核酸检测样本多管混检,人为稀释样本,可能是进一步降低成本的手段。

据工商信息,在今年1月26日,北京金准医学曾受到海淀区卫健委的行政处罚,原因是“任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罚金1000元。而在更早之前的2021年11月18日,北京金准医学因“提供不真实的统计资料”被北京市海淀区统计局给予警告和处罚5000元人民币的行政处罚。

北京金准医学在北京朝阳区、通州区,以及河北等地都设有众多常态化核酸检测点。

这家公司在新冠大流行前的2019年5月28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王学刚。其由北京金准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金准基因”)全资控股,而在北京金准基因对外投资的公司中,除了北京这家实验室,还包括哈尔滨和河北的金准医学检验实验室,成立时间分别是今年的1月24日和4月19日。这意味着王学刚的核酸检测生意在今年初刚刚迎来扩张。

王学刚还是创业板上市公司百普赛斯(301080.SZ)董事,百普赛斯招股书显示,他于1978年出生,毕业于丹麦奥弗斯大学生物信息专业,硕士研究生学历,履历上第一份工作是担任北京华大基因研究中心1%人类基因组计划研究员,此后他担任丹麦农业科学院中丹猪基因组计划研究员、香港英杰生命技术有限公司(Invitrogen)北京办事处技术服务部经理。到了2009年,年仅31岁的王学刚成为北京基诺莱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还担任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

2015年,王学刚离开华大基因,担任哈尔滨精准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哈尔滨精准基因”)董事长,后来兼任上市公司董事。

哈尔滨精准基因成立于2015年5月22日,是通过招商引资进入黑龙江省的。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公司由省科技厅和哈创投集团招商引资进入黑龙江省,公司旨在在哈尔滨建立具有国际水平的基因组研究和应用中心,将基因、蛋白及代谢小分子等大数据和临床资源及科研项目进行整合,用于临床相关疾病的筛查、诊断和治疗方案的个体化、精确化应用及基因检测技术在黑龙江当地科研领域的应用。

工商资料显示,王学刚持有哈尔滨精准基因34.13583%股权,是最大股东。哈尔滨精准基因全资持股北京金准基因,股权穿透之后,他同时也是被警方查处的北京金准医疗的实际控制人。

同样“折戟”北京核酸检测市场的,还有朴石医学。据“平安北京”5月21日消息,北京卫健部门已吊销朴石医学实验室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市场监管部门已立案查处。根据卫健部门移送的案件线索,公安机关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侦查,对实验室实际控制人周某某(男,38岁)、法定代表人武某某(男,37岁)等6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工商资料显示,朴石医学成立于2020年11月,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武彦峰。

朴石医学被查或与“作假”有关。据北京市房山区政府网披露的消息,5月14日,监督员发现位于北京市房山区广阳大街9号1幢3层315-323的朴石医学原始检测数据明显少于样本检测数量。

记者多次致电朴石医学,电话都无人接听。有业内人士指出,原始检测数据代表真实的检测数,难以作假,如果明显少于样本检测数量,有可能出现没有检测的情况,也有可能是混检导致。

在河北、安徽、上海等地也曾有类似事件曝出。比如安徽合肥4月23日通报称,有两家医学检验实验室在区域核酸检测中,超能力承揽检测业务、严重超过承诺时间出具检测报告,甚至还出具“假阳性”报告。

根据国家卫健委披露的数据,目前全国具有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资质的实验室约1.3万家,取得核酸检测资格的技术人员15.3万人。

新冠疫情流行进入第三年,中国核酸检测已经花了多少钱?据华创证券研究所测算,疫情至今核酸费用约3000亿,其中今年的前4个月里,这笔花销迎来“爆发”:核酸检测或超200亿人次,人均近15次,已花费近1500亿。

在各地检测资源不足的情况下,第三方检测机构得以入场补充。2021年2月17日,国务院印发《大规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实验室管理办法(试行)》,其中规定,大规模检测实验室应当同时符合以下六项条件:

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或取得《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医疗机构实验室应当符合《医疗机构临床基因扩增检验实验室管理办法》的要求;按照规定规范开展室内质控,并参加省级及以上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委托临床检验中心或其他机构组织的实验室室间质评,且最近两次质评结果合格;具备经过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审核备案的生物安全二级或以上实验室条件;近两年内未受行政处罚,信誉良好;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根据检测时效要求规定的其他条件。

上述办法还规定,承担设区的地市级以上城市大规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实验室,除具备以上条件外,原则上还应当具备每天检测至少5000管的能力。

今年2月起,北京市卫健委开始定期公布本市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质量评价合格的第三方机构名单,其中2月、3月和4月审核合格机构数量分别是71家、70家和66家。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梳理发现,在北京市公布的审核合格机构名单中,有一些检测机构近期受过行政处罚。

其中,除了北京金准医学在因“任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和财务问题被处罚之外,有的机构在2021年6月因违反《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和《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被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罚款43.11万元;有的机构在今年3月因未将医疗废物按类别分置于专用包装物被处罚;还有的机构在今年3月因违反《价格法》,被处以高额罚金。

5月5日起,北京宣布开启常态化核酸检测工作。但在几天后的5月9日的疫情防控发布会上通报,在近期的飞行监督检查中发现,个别核酸检测机构存在送检不及时、报告不准确、实验室管理不严格等问题。针对存在的问题,有关部门要求该机构暂停执业活动,停止承接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业务。

北京昌平警方5月22日通报,两男子通过伪造、购买虚假护士执业证书,骗取从事核酸采样资格,5月21日,2人参与昌平区十三陵镇某核酸检测点采样工作时,被检测机构巡检工作人员发现其资格造假,后被昌平警方抓获。

而5月27日的发布会上通报,5月25日,在通州区宋庄镇某小区内,一女子未穿着防护服,上门采集核酸样本并收取费用。接群众报警后,民警将正在违规采样的李某(女,39岁)查获。经查,李某不具备核酸采样资格,伙同陈某(男,30岁)、谢某(男,35岁)违规从事样本采集工作。目前,三人已被通州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5月27日的发布会上,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新闻发言人李昂对北京金准医疗事件表示,这是一起严重的核酸检测质量安全事件增加了疫情防控难度,干扰了疫情防控大局。

他说,这起事件也反映出本市核酸检测监管还存在漏洞和薄弱环节,将严查隐患,严把环节,严堵漏洞,对于违法违规行为绝不手软,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确保核酸检测质量安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